wyl50

papa腦殘粉
噶白

突然腦抽?p了個圖 本來只是為了液化練手 所以圖清晰度不高 但是搞完以後忍不住設了鎖屏……(悄咪咪就不打tag了……)

【R76】【76R】无差 追踪者 有ow歷史的腦洞了成分 cp不明顯……

預警 

小學生文筆

後人的第一人稱敘述(一個類似官方資料裡的記者Olympia Shaw)雷的就點叉吧 我知道這個視角不好寫也不能保證我寫的不會很奇怪……

腦補很多 但是基與官方基礎吧……

我盡量不ooc但是有可能ooc

官方劇情走向 有我個人的腦補

時間線錯亂 都是片段

因為人稱視角的限制,很多“我”看不到的都是猜測

開頭是扯淡的交代背景 似乎有一點點長……

——————————————————————————————

再廢話一下 這一篇大概集合了我大概三至四個腦洞(是的我就是懶得分開寫了)……

——————————————————————————————


闲暇的午后坐在共和国广场树阴下斑驳的阳光中小憩,却被多事的法国人的游行吵醒。人闲是非多这话是没错的,和平年代,闲来无聊的人们就喜欢搞游行抗议。

我听着人们尖叫着动物的自由和权利,举着关闭屠宰场的口号牌,思索着自己没有肉吃的日子会怎样。

人们啊,总是忘掉既得的好处,把矛头指向那些利益的制造者,只为了打发一时的闲暇。

如今的我似乎可以理解我的父亲跟我讲述的那个故事了。

 

 

父亲曾无数遍向我复述那个故事,以至于我虽然不能理解但也几乎可以背诵。最初的我因为钢铁一般坚强的爷爷的落泪而记忆犹新,后来取而代之则是对这个故事的厌烦。但父亲仍旧孜孜不倦地咀嚼着这个已经破烂不堪的故事。如今设身处地,我终于可以理解爷爷在那个午后,用颤抖的手牵着年幼的父亲落下了眼泪。

 

那是一个落魄的男人,被人群层层围住。大喇叭嘶吼着尖锐的言论。男人试图大声解释着,可有谁会去听呢,尖叫和怒吼早已掩埋了真相的声音。四处都是希望守望先锋解散的标语牌。

 

我的爷爷是一个守望先锋的忠实拥护者,即使在所谓的黑幕被揭露了之后仍旧保持了他的衷心。别人嘲笑他“脑残粉”,他从不辩驳。他是受守望先锋的光辉影响的一代,也是守望先锋影响他让他毅然加入了军队。他也曾把我抱在怀里,向我转述他少年时所感受到的守望先锋的光辉。就在他临走前躺在床上摩挲着自己的紫心勋章*时,他仍旧不知疲倦地又一次提起了光辉的英雄杰克·莫里森以及那个隐藏在黑暗中被人们遗忘的英雄加布里尔·莱耶斯。

 

我的父亲虽然成长于守望先锋没落的时代,却意外因爷爷的熏陶而成了又一个守望先锋的忠实“粉丝”。这也就是父亲少年时代经常被嘲笑、殴打的原因。因为那是些过了气的英雄,不,叛徒。

父亲不够强壮,没有通过征兵测试,却成为了一个战地记者。他亲眼目睹过战争,便能彻底理解战争的残酷,士兵的英勇,也才能真正理解英雄的伟大。那不是你望着一尊雕像就能生出的景仰,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和平时期,他便走访了一些参与了智械战争的老兵家属,多半已是孙辈,去了解关于智械危机以及守望先锋的故事。虽然年代久远,故事已经真假掺半,但是一些实物数据以及一些口述中多次提及的片段还是可以真实地还原历史。

 

最后时间线到了我这里。由于身处和平年代,作为芸芸众生的我不是一名伟大的军人,也不是一名勇敢的战地记者,但我仍继承了我爷爷以及父亲的遗愿,去调查关于守望先锋的秘密。

 

 

 

前不久,我在苏富比**的拍卖会上侥幸拍得了一本杰克·莫里森的日记——真没想到他是一个喜欢写日记的人。

这本日记的时间线基本是在守望先锋成立初期,记录的都是一些琐事,在文字间也可以窥见新晋指挥官的忧虑。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个名字会时常流窜于文字之间——加比——也就是加布里尔·莱耶斯。作为一个在智械危机期间冲锋小队的真正领导者,虽然没有了指挥官的称号,他仍旧受着队员们的尊敬。也正因如此,杰克时常向他讨教问题。

不过我猜测,这不可能是这个名字如此频繁出现的根本原因。

在杰克的文字中,似乎也可以看出联合国在守望先锋成立初期便已开始施压,无论在出任务必须上交报告方面,还是必须时常做公众宣传方面,以致发展至最后甚至变成出任务要先经过审核以及辅助各国拍征兵海报。

年轻的指挥官常常为此头疼不已,也因此时常午夜出现在总部的小酒吧,用酒精放松自己已经紧张到麻木的神经,而此时,加布里尔·莱耶斯,也就是他口中的加比,从未缺席。毫无经验的指挥官会向更为老道的加布里尔讨教经验,而后者在提供建议的同时也会时常开导前者,“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况且你没有遇见想要加害你的人,已经是万幸了,我们都会一直支持你的。”

除此之外的谈天内容,大多是有关两人之前经历的趣闻,比如刚入伍没多久的杰克在午餐时吃到弹片,发誓绝食三天,却在晚餐时就将誓言忘得一干二净。每次加比提起杰克的糗事都能让杰克羞得满脸通红,接下来的便是两个人互开黄腔,直到一方累了两人互相告别回去休息。

这本日记的内容一直持续到了杰克向联合国提交报告申请开设暗影守望并将莱耶斯定为指挥官。杰克在日记中一再重复了关于加比没能受到应有的荣誉的忿忿不平——“一个伟大的人不应该被埋没。”他这样写道。但是他也明白联合国对于莱耶斯的性格的不满,对于他们,莱耶斯就是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这也就是他们一直故意忽视他这个贡献最大的人的原因之一。

 

日记结束于杰克等待结果的焦虑之中。

而我则好奇于杰克是否有其他的日记留存于世。

 

 

我在网上搜索各种守望先锋的爱好者群体,辗转于各国的收藏家之间,不仅接触到了更多杰克的日记,还有其他爱好者对守望先锋成员及后代采访的记录。相比杰克有记录日记的好习惯,我对加布里尔的人物形象的了解则全部来自他人的评价,当然其中包括了很多安娜所知的故事。

在安娜叙述的故事的录影带中我得知,杰克和加比的第一次相遇是一个意外,杰克甚至因此躺进了医务室。

 

那段时间莱耶斯正因自己带的第一连居然屡次在营内竞赛上被第四连的一个小子超过而窝火。是的,他们营是按实力排连队的,第一连按实力而言必然是第一,然而竟然被四连的士兵蝉联冠军,这是莱耶斯不能忍受的。虽然他在连队吼了几次,大家也似乎都努力了那么一点,但是仍旧不能改变第一又一次被抢走的事实。

怒火中烧的莱耶斯在角落里闷声吃饭,餐盘却意外被一个开心地和战友聊着天的士兵打翻。莱耶斯的怒气一瞬间爆发,一拳头就冲着脸去了,那个士兵应声倒地,被送进了医务室,而莱耶斯也得了个不轻不重警告处罚,还有一顿对他没什么作用的批评教育。

倒是等他心中竟有了那么一丝的愧疚,回头去了趟医务室,才突然发现那个躺在床上,鼻子差点被揍塌的士兵竟然顶着自己最憎恨的名字——杰克·莫里森,那个抢了一连无数优秀士兵的第一的四连小兵,正躺在床上不住地向他道歉。

不过说实话,当真正面对这样一个士兵,他心中充满的不是憎恨,而是赏识。他一反往常的固执,也向杰克道过了歉,并询问杰克是否愿意调到一连。

毕竟还是私心,不想更有潜力的苗子被其他教官糟蹋。而杰克却拒绝了,仅仅因为几个谈得来的队友。加布里尔退一步问他有没有兴趣一起进行额外训练,这次他倒是同意了。

或许是因为不在同一连,两人的上下级关系没有那么明显,训练时两人的关系便逐渐熟络,加布里尔也时常向安娜提及这个优秀的士兵,甚至在杰克升军衔的时候也投以赞许的目光。

 

在记录中,安娜这样说:“他们两个人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短短几天便互相披露腹心。两个人默契可嘉,这大概也是两人后来一起加入SEP的原因吧。”

 

除此之外,安娜在之后也的确提起过有次加布里尔向他询问如何处理感情问题,那时她没有在意,后来想起却觉得别有深意。即使是透过录音带,我也似乎可以看到安娜微微上扬的嘴角。

 

 

之后我对守望先锋的调查因为工作的原因搁置了一段时间,不过我被安排调查另一个跟守望先锋,不,确切说跟暗影守望有一丝联系的组织——黑爪。

 

因为前段时间在黑道内部的力量斗争激烈,而黑爪由于之前一直下来的衰退再加警方突击,已经基本被清扫干净,其中大部分资料已被政府采集,唯一剩下的不过几个苟延残喘的小喽啰。

我借由记者的身份,有幸涉猎了绝大部分非高度机密的文件。而此中,我了解到,大概在守望先锋最后期,也是就爆炸前的最后一段时间,暗影守望似乎已经开始和黑爪进行交易。由我个人猜测,那场爆炸绝不可能是意外,更可能是联合国为了除掉已经不受控的守望先锋以及陷入黑道的暗影守望的手段而已。

 

在赶完了有关黑爪的报告,我接到了来自日本同好的电话,他那里有一部分关于源氏的采访记录。

 

 

在飞机绕过了半个地球降落以后,一位日本友人迎接了我,用那带着罗马音的英语给我讲述他们一家对守望先锋的信仰,我笑着回应了我父亲和爷爷的故事。我们边走边聊,直到他家。他找出了那明显被精心打理珍藏的记录。据他说那也是从别人那里收来的。

那是源氏的采访记录,因为年分原因也已经非常古旧。

他一边小心翼翼地翻看,一边帮我翻译。

这是一个有关暗影守望的概述。源氏由于身份原因并不能加入守望先锋,所以暗影守望收留了他。相比守望先锋,暗影守望的作风的确更加残忍,但也并没有那么不堪入目,他们可能见死不救,可能对俘虏施以暴行但绝对不会无故屠杀群众。“做人,底线是不能打破的。”莱耶斯曾经这样教诲他们。而他,也把这个坚持到了最后一刻,确切说是他作为莱耶斯的最后一刻。

即使在暗影守望成了众矢之向的最后,即使他已经因被他人触及底线而彻底打算和黑道一样完全不择手段之后,他还是没有去屠杀那些恶言相向的“无辜”群众,没有突破他的底线。

源氏还是十分尊敬这位指挥官的,当然不是因为他是指挥官。

“他有着非常清醒的头脑,虽然有时他的计划简直如同异想天开,但当你真正执行,你会发现那是经过深思熟虑所有细节之后最好的安排。”源氏这样评价他。

但是源氏也提及了在被公众指责之后两位指挥官逐渐恶化的关系。“虽然有时半夜去冰箱取点食物时还能撞见两人在酒吧,但也只是喝闷酒了。”隔着文字也可以看出他的语气有一丝无奈。

 

源氏的采访录中还透出的让我觉得极为重要的一点是,他怀疑后来黑爪的雇佣兵“死神”就是莱耶斯。

于是在回去之后,我又去调阅了死神在黑爪的任务录像。

 

 

这时的死神似乎已经完全是一个不讲原则的雇佣兵了,只要在他的任务列表上,他就会不择手段地杀掉,挡道的无论有罪无罪,也一概相同处置。不过他的武器的确似曾相识,甚至连身手也可以看出这和加布里尔分明是同一个人。只是他似乎在面对士兵:76时所有动作似乎都会变得迟缓,就像是犹豫了许久一样。

此时士兵:76的身份就是莫里森的传言早在坊间流传许久,只是官方从未出面说明而已。

想必死神既然是雇佣兵,定已从雇主手中获得了足够关于目标任务的数据,这样似乎可以解释了他的迟缓——那不是就像是在犹豫,我推断,那就是在犹豫,不过正因他犹豫着,我便开始思索他接下任务的动机。

 

在有关源氏采访的笔录中了解到,源氏作为暗影守望的一员,也曾被死神找上过门,不过最后他为什么没行动,我也不知道原因。

同样,其余守望先锋以及暗影守望的成员大多也被找上过门,不过真正销声匿迹的不多。他们所有的数据资料似乎也都一起人间蒸发了。

 

不过源氏并不在黑道的目标名单上,所以死神大概在一次交手之后也就放过了他,而士兵:76则不同了。不过以76和死神相见的频繁程度,我更愿意怀疑是死神在跟踪他。

 

 

不就之后,我收到了一位匿名人士发来的杰克另一本日记的影印件。即使是翻阅电子件,我也可以看出这本日记的残破——字迹有些已经模糊,轮廓磨损严重,有些纸页似乎还可以看出大片的血迹,我似乎可以闻到文字间散发出的硝烟的味道。

从那些模糊的字里行间,我大概估计这本日记来自智械危机的时期。

 

日记的前面部分描述了杰克和加比一起加入了SEP计划,他俩由于之前的默契,被编为搭档,又因为计划会注射大量强化药物,经常引起士兵或轻或重的不良反应,所以安排两个人一间以好有个照应。

这种安排似乎是非常合理的。原本规律的日记在这期间时断时续,有时还会特别长,而在特别短的那些中无一例外都提到了那些难受的不良反应。加比的状况还一般,而杰克的反而糟糕透顶,他丝毫一直在高热和呕吐中挣扎,而加比则一直陪着他。

他也曾在大长篇(估计是因为卧病在床特别闲所以特别长)里愧疚于自己拖累了搭档,而加比只是对他笑笑,拍拍他的肩,然后说:“搭档就是要互相扶持的不是吗?你也有帮过我啊。”

除此之外便是我发现杰克对加比的描写似乎越来越多了,甚至有时还会有加比的侧脸藏在纸页间的缝隙里,寥寥几笔便刻画出了所有神态。

 

安娜是有预见性的,而杰克却是迟缓的,或许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他们的实验就结束了。他们便被编入了对抗智械的冲锋队。以后的故事充斥着硝烟与痛苦。杰克曾几次提到有队员在傍晚集合点名时不见了踪迹时其他人的痛苦,因为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不是模拟训练,而是真枪实弹的战场,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是就算大家早已做好了准备,这些“意外”总还是会让人心如刀绞。

在一次又一名队员眼睁睁地在大家面前被炸弹炸得血肉横飞时杰克终于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他质问加布里尔的任务安排,而莱耶斯则是安静地听着,他闭上了眼睛,没有任何反驳。杰克说的是都真的。

而当最后杰克终于骂得再也说不出话后,加比睁开眼睛,深沉地望着他:“但是这就是战争。”

他拥抱了这个因悲痛而颤抖的心灵,贴近杰克的脸颊却又分开。这或许本来该是一个吻的。而杰克只是用近乎不可闻的声音轻叹道:“你不知道,我是有多担心那个人是你。”

然而不幸,第二天的集合没有了加比的身影。杰克一遍又一遍诅咒着自己,因为那邪恶的预言。

而当第二天他看到满身伤痕、奄奄一息的加比倒在门前,他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这次如同之前一样,只是不同于躺着的和陪着的换了身份。当加比终于睁开眼睛,杰克呼出了深深的一口气。“现在轮到我拖累你啦!”加比用他那布满伤疤的脸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而杰克则是一言不发,紧紧握着他的手。加比甚至开玩笑说万一自己真的英勇牺牲,要把队长这个位置留给杰克。杰克刚还充满悲伤的脸上一瞬间被愤怒侵占,扬言要打死这个不要命的混蛋。

 

后来的日记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对战争的痛斥,直到这一本结束,智械战争才开始步入尾声。相比之前,队伍的人数下降了很多,战斗力却丝毫不差,虽然这里没有结局,但也已经可以预见这只队伍最后的胜利了。

 

 

当我再次接到上级的电话时他们竟然觉得我上一篇充斥着巨大脑洞的有关黑爪的分析“思想深刻”。

而在他们得知我对守望先锋的个人调查项目以后,又破天荒调出了一大堆录像带让我分析守望先锋的历史。

资料的诱惑力让我不容拒绝,即使我不愿理性地去解剖那段历史,我还是接下来这个任务。

这也就是我我在这台电视之前的原因。

 

绝大多数的录像资料比肥皂剧更加索淡无味,只是可见最后两位指挥官的矛盾的确有如齐格勒博士说的那样“你甚至都希望自己没有插手进这件事情”。不过偶尔,基地也会出现欢声笑语,不过那多半来自新一代的成员,其余,大概也没什么特别的了。

我正在为我的任务担心,却发现了一盒不同的录像带。上面没有守望先锋的标志。

 

或许这是机密?好奇心驱使着我让我将它播放了出来。

 

出现的是莱耶斯的正脸,他似乎在组织语言。

 

“对不起,杰克……”

“我甚至不知道你眼中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

他闭上眼睛,许久又睁开。

“但是……我要说……”

“祝你生日快乐……”

“……”

 

我仍旧楞在那里。相比之前的,这段实在太短了。我唯一知道的,大概只是在杰克生日之前,基地就发生了爆炸……

 

 

第二天我就将胡乱拼凑的报告交了上去,他们一定会失望的。

 

当结果得来得太过轻易,人们便会对它嗤之以鼻。

 

和平时代没有经历过的人们只会把战争当做电影,在最可怖的情节也可以嚼着爆米花喝着啤酒。

 

守望先锋没有败于智械危机,它倒在了和平时代无事可做的人们无聊的消遣上。

 

这样一个时代已经不需要真相。

那就继续娱乐吧,我会将真相埋藏,等待下一个独自的追踪者来到这里。


 

无关紧要的注释:

*紫心勋章(Purple Heart)是美国军方的荣誉奖章,自1932年2月22日起开始颁发,一般颁发给对战事有贡献或于参战时负伤的人员。

**苏富比(Sotheby's)是一家拍卖行,以拍卖艺术品及文物而着称。

——————————————————————————————

插一句 那個關屠宰場的遊行是真事(鬼知道我那天經歷了什麼 _(:3」∠ )_)

【授權翻譯】【R76】無差 AU 錯誤電話 失戀噶/被錯認為是男公關的傑克



授權圖

還是之前AO3的DaddyJackass太太

原文鏈接 喜歡請去給太太點小心心哦XD

——————————————————————————————

預警 AU 人物可能OOC 有粗口

翻譯語文賊差 詞不達意 大家盡情砍我吧

——————————————————————————————

作者梗概:

杰克并不是一个“男公关”,加布里尔尴尬到想钻到土里去了……

沒有車但是好怕敏感詞還是走圖鏈吧……

——————————————————————————————

翻這篇是因為看到中間那個噶暗戀放棄傑克主動來那段好戳心啊啊啊啊啊

然後歡迎高考黨回歸!(快來產糧啦!我要回去躺平了……)

【授權翻譯】【R76】【76R】無差 Sombra之死

來自tumblr的lolly-doom太太

tumblr原鏈接

授權圖在最後

超愛太太♥♥♥  還是秒回!太太真的超好 又想給我找原圖!

然後這個是才我最初去要授權的那個……

啊 對 原po第一張略不相干 我就沒有放過來……

個人感覺r76屬於那種心裡想想又不敢說的類型……

注意一下 噶其實哭了……(我怕過於細節可能會被漏掉)

(悄悄說 高考黨太太們回來之前糧少 我就出來搞點事情 等太太們回來了繼續躺平)

順便 高考黨們高考加油!

【授權翻譯】the war of mine 一個人的戰爭

來自tumblr的lolly-doom太太

tumblr原鏈接

授權圖在最後

超愛太太♥♥♥  不僅秒回 還給我發原圖!!!!!(雖然我原來要的不是這個來著……)

然後在此感謝 群裡幫我扣那句翻譯的 @黑喵的文包 太太 和  @PsychoHildegarde 太太 以及感謝提意見的 淇奥 太太 和 Tongue 太太(但是我不知二位的lof 就不at了……)

感覺自己還是渣……翻個漫畫都可以死在一句話上……QAQ

【R76】音乐的故事 加餐鸡腿

ooc ooc

不仅跟owooc 感觉跟之前写的也有ooc……(中间断了太久了OTZ)(突然变撩的心机杰克(一定是昨天翻了魅魔还没缓过来(;一_一)))

pwp

然後有些情節可能會跟之前的幾篇有聯繫 特別是開頭 可能看起來一臉懵逼 我在最後放一下之前幾篇的鏈接 不追求全搞明白的話可以看一下番外 那篇很短……

文筆渣

開車愛撞墻 各種吃罰單……

——————————————————————————————

昨天翻評論突然發現喊要吃雞腿的是阿噓啊 然後腦子抽就有了加餐

(突然表白) @PsychoHildegarde 阿噓太太我好愛你 謝謝今天早上指導我藕蘇!

——————————————————————————————


一輛又撞了墻的破車


——————————————————————————————

音樂的故事(上) 音樂的故事(下) 音樂的故事(番外)

——————————————————————————————

然後講 評論我每一條都會看啦 謝謝評論的小天使們 順便厚顏無恥求評……

【授權翻譯】【R76】AU 龍!噶X魅魔!傑克

來自AO3的DaddyJackass太太 太太我好愛你!


 原鏈 喜歡的話去給太太點小心心哦XD 我重新去要了個授權……

——————————————————————————————

預警  AU  龍!噶X魅魔!傑克

傑克很主動

原tag NC 吸血鬼(大概是指魅魔?) 怪物噶(龍) 

翻譯文筆渣 不及原作萬分好

——————————————————————————————

译者注:一只超级撩的魅魔杰克,超级主动!(毕竟魅魔啊!!!)

 

 

作者注:

杰克是一个魅魔,他意外勾引到了一只龙噶。

文中的魅魔是一个有翅膀有角的生物,跟龙非常像,只是没有鳞片,尖牙和锋利的爪子。

 

 ——————————————————————————————

 

加布里尔以人类的形态出现了。他不能总是以龙的形态四处转悠。镇上正在庆祝一个节日,于是他打算去找点乐子。

到处都大声播放着欢快的音乐。笑声,食物和美酒的香气,以及香水味在空气中发酵。一个当地的乐队正在演奏,人们欢呼着,随着音乐舞动四肢。加布里尔决定走近去看看。

一个男人突然离开了人群,爬上了舞台。如果他没有长得那么漂亮的话,他一定被拽下舞台了。他转过身,对着观众们微笑并开始跳舞。加布里尔非常确信,他的穿着一点也不和规矩!(不,才不是,这只是一件贴身薄棉衣。你的想象才是不合规矩的,加比。)那件衣服过于紧身,它近乎透明了,蜡烛和火把的光几乎可以穿透它,加布里尔几乎可以描绘出他那精壮的身躯。外衣只堪堪挡住了他一半的大腿,加布里尔可以确信,至少一半人正垂涎着他那如同大理石般的长腿。

他赤脚走动着,脚踝上的镀金的珠宝在火光下闪着魅惑的光。他的脸既帅气又可爱。他的头发像是用金子做的,他的额头如同雪山的断崖一般。他的眼神兴奋而友善,似乎在向你倾吐着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他的鼻子和颧骨是如此地完美无瑕。他的嘴则非常让加布里尔担忧,因为那时常勾起的嘴角以及显然让很多人为之盲目。加布里尔觉得他有责任去亲吻它,把这些可怜的人类从地狱拯救出来!

空气中仿佛弥漫着魔法,而这魔法似乎来自那个舞蹈的美丽男子。不可见的细线与光微妙地交织着,给人带来了难以忘怀的记忆。光越来越明亮温暖,这气味便愈发清晰甜腻,加布里尔可以感受到皮肤下面泛起的酥麻。男人的身体如同一件乐器,舞动着不可见的旋律,带动空气的震颤。

歌曲结束了,男人停止了舞蹈。人群欢呼起来,向他抛撒着鲜花,他开心地笑着,迎接着更多的欢呼。他的衣服被汗液湿透了,紧贴着他的身体,给人带来了一丝遐想。加布里尔想要沉醉在那些完美的肌肉和优美的曲线里。

那个男人从台上走了下来,加布里尔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没有用魔法推拒那些想要靠近那个漂亮男人的人群。这才不关他们的事。加布里尔向他献上了一枝玫瑰花,虽然他也不记得他是不是从那群人那里抢过来的。这一点都不算什么。

那个男人对着他笑,加布里尔都觉得他都要激动到爆炸了。他非常努力地盯着他的眼睛,那双漂亮剔透的蓝色眼睛,因为他才不能无礼地盯着人家的胸!

(那胸简直太棒了不是吗?那完美的胸藏在那近乎透明的湿薄布料下。这个男人真他妈应该赶紧被抓进监狱!)

他邀请那个男人来喝一杯——“为了那绝妙的表演”,然后他接受了。加布里尔知道了他叫做杰克。加布里尔时不时厚颜无耻地调戏杰克。嘘,他调情的技术可高了,他是一条龙啊。

杰克似乎有一种能让周围所有东西变得美丽又让人兴奋的气场。一些人那么有魅力,天生就可以如此吸引人,即使他不是刻意的。加布里尔有时几乎可以在阴影里看到杰克背上闪耀的翅膀,但他仅把这归结为光线,节日,杰克的美和他自己的错觉。

夜深了,加布里尔更加靠近了杰克,他们的肩膀靠在了一起,然后加布里尔握住了他的手,吻上了他。杰克有点惊讶,因为加布里尔是如此炙热,但他还是吻了回去。

擦邊車走鏈接

——————————————————————————————

嘻嘻嘻 話癆再多叨唸幾句,我本來只是個校對而已,然而這篇文撩到爆炸 太喜歡了 忍不住下手了XDDDD

然後因為群裡剩餘的校對都轉行了 所以我是自己校的 手癌應該校掉了 腦癌的話還請大家指出哦XDD

【R76】【76R】無差 明日,黎明之始…… (小段子)

昨天翻雨果的詩產生的腦梗(被那首詩刀到倒地不起)(詩我之前也有發)

所以也是刀……比較短 只是小段子……

人物死亡 時間估計是現在ow世界線再過好多年吧……

文筆渣預警

——————————————————————————————


真的是刀子


——————————————————————————————

一缕阳光穿透过浓密的乌云覆在了墓上,落下一片金黄,像是光辉的英雄被镀了金的雕像。只是,没有人会记得这里,这里不是阿灵顿国家公墓,这里长眠的不是杰克·莫里森,不是那个带领人类全力抵抗智械的守望先锋指挥官。那个人早已在许久以前连同那些辉煌一起埋葬,光明的英雄已经死去。这里长眠的不过一芥无名小卒,一个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的追猎者,一个挥之不去,谜一般的影子。荒凉如此地,这里是无人忆及的废墟,早在历史中渐被淡忘。

只是即使是一段消失的历史,也可能是某个人的全部信仰。

黑色的风衣驻立在墓前。

“Et quand j'arriverai, je mettrai sur ta tombe, Un bouquet de houx vert et debruyère en fleur.(当我终至这里,我会将常绿冬青和盛开的欧石楠置于你的墓前……)”诗句零落,飘荡在空中。

那个身影只是驻立无言,良久,转身离去,留下一副白骨面具和一朵锡纸玫瑰。

 

士兵76长眠于此,没有人会记得。

 

也没有人会知晓,曾有人于此驻立。

 

墓碑上的泪痕在阳光的照耀下淡却,终于无迹可寻。


————————————————————————————

解釋一下 那句來自雨果的詩 冬青 花語 生命  歐石楠 花語 孤獨

【翻譯】
啊 不行 太喜歡這首了 看著看著莫名哭出來了
或許是因為正好聽著David Garrett的melancholia
收錄與Victor Hugo的Les Contemplations(沉思綠)裡的Demain, dès l'aube…
這首詩真是深深的哀痛
試著翻一下 但是我蒼白無力的語言無法構建這種如此深沉的情感(有極少意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日,從黎明之始…

明日,拂曉之時,當原野披上晨曦
我將啟程。你看,我知道你在等我
我將穿越深林,我將翻過高山
我不再能忍受一刻,距你千里

我追隨深埋於記憶的那雙眼睛
除此之外一無所見,亦無所聞
孤身一人,無人相識,脊背彎曲,雙手交疊成十字
哀傷,白晝于我如同黑夜

我不見金黃的薄暮落下
亦不見遠方阿夫勒爾*的帆**降下
當我終至,我將于你的墓前
放下常綠的冬青***,和盛放的歐石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法國一個港口城市 也是英法百年戰爭打的很慘的那一場阿金庫特戰役的戰場
** 雙關 也可譯為 面紗落下
*** 冬青 花語為生命
**** 歐石楠 花語為孤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想開始腦刀子

【R76】【76R】無差 儿童节礼物

兒童節小短文 國內已經六一了吧 發上來 日常向 一個超常見的梗 所以可能會撞……我也沒辦法

全員向

可能ooc

小學生文筆……避雷

————————————————————————————

六一儿童节到了,守望先锋总部突然收到了两个未署名的包裹,上面只写着——儿童节礼物。

被差遣来搬包裹的麦短腿觉得这两个箱子莫名很重,“啥东西能那么重?”他把箱子扔到了休息室的大桌上,立马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作为年纪最小的哈娜首当其冲凑过来看。

“诶?儿童节礼物,是给我的xbox吗?”

“哈娜你都多大了,明明是给我的!”源氏突然跑过来,让身后的半藏内心一千万个崩溃——什么鬼,明明他自己都三十多了好吗?

 

不一会儿,温斯顿也过来了,毕竟是两个来历不明的包裹,打开有风险。他对着包裹仔细观察了很久,觉得里面一定不是花生酱,所以不能排除风险。

收到了温斯顿召唤的托比昂乘着由他发明的拆弹小机器人从远处慢慢悠悠地开了过来。

“儿童节礼物找我个老年人干嘛?”他瞅了一眼包裹。

“我认为这两个个包裹很可疑……”温斯顿推了推眼镜。

“大家先后退一点,我打开屏障发射器。然后由你的机器人在屏障里拆开这两个包裹。我对我的屏障还是放心的,它连哈娜的自爆都可以挡呢!”

“可我心疼我的宝贝机器人啊!你就想这么送我的宝贝儿去死嘛?不干,绝对不干!”托比昂听说了计划,转头要走,胡子气得一炸一炸的。

“诶诶,要是炸了我重新做一个给你,我保证。”温斯顿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宣誓。

麦克雷很郁闷,要有炸弹不早炸了么,自己可是啥都不知道被差遣去拿的包裹。

这时候安吉拉也赶来了,等在边上准备给大家收尸。

 

“我倒数,3,2,1,拆!”

机器人以极其小心缓慢的速度扯开了包装上的蝴蝶结……

“砰!……”

 

安吉拉已经举起了医疗杖准备复活。

莱茵哈特拿着还在不停向外流的香槟走了进来。

“哈哈,朋友们,来点香槟吗?”

天使真想拿手杖敲他的头。

 

盒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不放心温斯顿又指挥着机器人拍下了盒子里的景象公放出来。

 

“哈,是两个小baby!”哈娜突然兴奋。

源氏莫名失落,走到半藏旁边求抱抱。半藏无奈地只好揉揉他的头。

温斯顿拦下想要冲进去的哈娜,却没注意到安娜和安吉拉已经走进去抱起来那两个小baby。

 

“只是……”安娜突然说话。

“怎么那么像莫里森和莱耶斯!”她俩异口同声地说出来。

 

发觉问题的她们抱着两个熟睡的小baby去了安吉拉的实验室。

一路上,哈娜不停地拿手指戳着莱耶斯圆鼓鼓的脸蛋,法芮尔和莉娜则围着安娜抱着的小杰克扯他毛茸茸的头发。小杰克皱了皱眉头,她俩就被安娜斥地收回了手。

 

一切鉴定完毕,就是和表面上看起来的一样。

守望先锋收到了两个婴儿版的莫里森和莱耶斯作为儿童节礼物。

 

醒来的杰克和加比一点都不像看起来的那样纯良无害,他们简直就是守望先锋的两大祸患,到处都有他俩留下的烂摊子。麦克雷藏在冰箱的小点心被翻得乱七八糟,哈娜的游戏手柄的线都绕在了一起,托比昂工具箱里的零件撒了一地,温斯顿的花生酱被当成了颜料,而沙发则成了油画布。怒气已经从四面八方聚集了起来,而两个小家伙却浑然不知。

安娜捉到了躲在莱茵哈特盔甲里的小杰克和小加比,刚想开口教训几句,小杰克却哇一声哭了起来,然后连锁反应,小加比看着哭得起劲的小杰克,也不亦乐乎地哭了起来。路过的麦克雷捂住了耳朵,他真的很想五十已到把两个小混蛋送去见上帝,不,应该下地狱。

两个小家伙一哭,安娜就只好开始哄他们,不一会儿,两个小家伙又开始到处搞破坏了,为了防止基地再一次沦陷,大家被轮流安排着照看两颗小炸弹。

麦克雷不幸又是第一个试验品,他气得摊在了刚被打扫干净的沙发上。麦克雷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太对,低头就看见了爬在沙发上啃着维和者的小杰克,口水沾满了他的枪袋。

“啊——!!”

众人只听得一声惨叫。

“妈的两个小王八蛋!”麦克雷气得大叫。

小杰克又开始哭了起来,小加比则一口咬住了麦克雷的手报仇,于是众人又听得一声惨叫。

 

负了伤的麦克雷被换下场了,下一个上场的,呸,下两个上场的是岛田兄弟。有了悲惨麦短腿的前车之鉴,两人已经把自己的贵重物品收到了安全的地方。

无聊的半藏开始了换装小游戏,他在小杰克的头上打了个粉红色的大蝴蝶结,而小加比则得到了一条红色的裤子,上面还有两个黄色的大圆斑。源氏则负责拍照。

“哥,你是不是最近迪斯尼动画片看多了?”

“你才会去看那种幼稚的东西!”

但是源氏怎么看都觉得他们俩很像米奇和米妮呢……不,不可能是因为上周看了全集。

两个小家伙被折腾来折腾去,小杰克终于又哭了出来,小加比则扯着他头上的粉色蝴蝶结玩儿。

 

因为看管不合格被赶下场的岛田兄弟很不服气,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了,而且这两个小家伙那么好玩儿。“比源氏小时候好玩儿多了。”半藏如是说。

 

觉得男的都不靠谱的安吉拉和安娜带着哈娜、莉娜和法芮尔决定一起看管两个小礼物。小杰克在基地里精力旺盛地爬来爬去,小加比则跟在后面,哈娜则盯着他俩,以免出啥意外。

这么折腾了半个下午,两个小家伙累得睡着了,小加比找了个墙角,而小杰克则靠着小加比。两个小家伙又显示出纯良无害的状态。

安吉拉和安娜又一人一个抱起了两个小天使,把他俩一起放到了托比昂临时赶工的摇篮里。

 

也不知道儿童节过完他俩会不会变回来,其实除却捣乱,现在的小杰克和小加比还是很可爱的不是么。

 

“当然不!”麦克雷哭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