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l50

papa腦殘粉
噶白

呆毛和瑞破糰子的故事 姑且算是R76吧 hhhhh 呆毛和糰子才是本體!

日常石樂志腦內小劇場……

寫字不好看就把中文掛P2了……

【R76】腦洞堆

鬧掰了 清淨點 所有東西重新搬過來 隨意用哈

這次就湊一堆好了 堆了就基本不會寫了 除非標註

——————————————————————————————

【R76】聽信廣告的萊耶斯買到了不可描述的不可描述

只要998,998,逃兵76带回家。早上got you in my sight,晚上床上啪啪啪。文可圣光洞干活,武可脐橙把床踏。莫里森,SEP系列最新产品,你,值得拥有

於是聽信廣告的萊耶斯撥打了屏幕下方的電話……

——————————————————————————————

【R76】搶充氣娃娃的指揮官們

傑克發現了噶的充氣娃娃(其實是麥的)表示 好家伙居然不告訴我 然後和噶打起來了 想要搶充氣娃娃 結果充氣娃娃被弄壞 傑克被噶上了
麥爹回到基地 我的女票呢???

——————————————————————————————

【R76】南瓜汁?

萬聖節皮

被搞得口乾舌燥的傑克拔下了噶的腦袋喝南瓜汁解渴

——————————————————————————————

【R76】資金短缺

ow資金短缺 噶去黑爪賣命賺外快補虧空 傑克暗地賣肉 結果被噶發現 抓回來好好教訓

——————————————————————————————

【R76】說不出口

鬧掰的R76想要道歉 卻說不出口 故意死撐著繼續吵架 然後boom

——————————————————————————————

【R76】木乃伊借梗

大爆炸 傑克炸死了 噶活著 噶和黑爪交易時發現一本古籍 記載了和死神交易的方法 可以獲得死神控制生死的力量
然後他想要救傑克 就做了 死神附身
傑克復活 噶卻不敢見他

已經在寫 但是有偏離 就留下來了 不刪

——————————————————————————————

士兵76 單人向腦洞 質疑

傑克想要救最後一棟樓的群眾 但情況危急 噶說不能去救
傑克強硬地派出一隻小隊
結果小隊一去不返 群眾也沒有救到
傑克崩潰 還被噶指責

標註一下 已解決

也歡迎其他太太不同寫法的嘗試啦XD

——————————————————————————————

【R76】夢

傑克做了一個夢 夢裡自己似乎經歷了生死 有一個叫噶的人救了他 自己掛了
然後他醒了 發現只是一個夢
卻不知道這一切真正發生過


【R76】【76R】無差 殊途同歸

我……本來只是想寫指揮官自責摻點私貨r76的 結果寫跑題了(疲憊的微笑) 連標題一起改掉以掩飾我的過錯……不過我或許也可以算是寫掉了一個腦洞吧 回頭清一清垃圾桶

——————————————————————————————

預警

傑克視角 基本沒啥子情節…… 作者文筆差 可能ooc

——————————————————————————————

轮番播出的新闻爆炸一般迅速占据了杰克的大脑,轰击着脆弱的神经。就算新闻从未指出他的问题,他天生的正义感也足够让他因此愧疚到痛心疾首。

是的,他做出了最错误的决定,完全没有听从加比的警告。在他心中膨胀的英雄主义蒙蔽了他的双眼,让他产生了似乎可以成为耶稣基督救世主一般的存在。他在加比再三强调情况危机必须立刻撤离的情况下,依仗着自己的职位盲目地强行派出救援小队,对那一栋大楼里的无辜群众进行营救。但是正如加比料想到的,楼底发生的再一次爆炸不仅没能挽救在地狱门口徘徊的人们,更是葬送了守望先锋自己的一只精英小队。

所有人都在安慰他——除了加比——那个他最在意的人则抛下一个冷漠的眼神,甩下一句“我警告过你的,不要被自大充斥你那本来就空洞的大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最在意的人的话的分量也是最重的,它在杰克的心脏上重重地划下了一刀,任凭鲜血喷涌而出。忏悔的眼泪浸润着伤口,盐分渗透到神经,刺痛着本已近乎崩溃的杰克。

他的脑子中如幻灯片一样轮换放映着那个孩子靠着窗边望着他的绝望的表情,队员的孩子在被母亲告知爸爸死了时撕心裂肺的哭喊和加比最后的那句话。

 

他不知道,如果再一次把他送回那个时空,当他再次看到那张混杂着惊恐和绝望的小脸贴在玻璃上,小手无助地拍打在玻璃上时他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答案必然是肯定的。他第一次那么痛恨自己被一同强化了的视力。

 

这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电车难题,而他却看着干路上垂死挣扎的人拉下杆狠心陪上了自己的精英小队。这一下,也的确让他无颜面对那个因丧父而肝肠寸断的孩子。

他痛恨站在这个位置上的是自己。如果是加比,他定能正确判断形势,然后做出最优的选择。从他多次警告杰克不要轻举妄动,就可以分析出他将会做出的选择。他一直都是那么客观、理性,而杰克总打败不了心底的那一丝同情。加比也早就警告过他,他的这个弱点必将要了他的命。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浑浑噩噩地熬过了队员的葬礼,怎么干巴巴地念完了悼词。他的脑中充斥的只有那个孩子的哭喊。悼词对英雄的追忆更是深深地拷问着一同被当做“英雄”的自己。

 

如果当初是高空营救被困群众又会怎样呢?如果当初能先检查敌人的陷阱又会怎样的?所有人是不是就都可以得救了?如果自己的計劃再周全点了那么一点?或许自己一同前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反复演算着这些可能,而事实却总在臆想世界搭成的最后一刻推动着引发坍塌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然后又是失败的悲痛席卷而来扫平了一切。

 

他是多么怀念智械危机时的战斗,当他还没有背负上英雄这块光辉的石碑被压得喘不过气,当他还能和加比背对着背尽心战斗,当他从不猜测明日落霞的色彩,不畏惧在奈何桥头接下孟婆递来的汤……一切似乎都还没有那么沉重。

 

而如今,他已被繁重的公务缠身,原来心中对美好未来憧憬的火焰早已被残酷的现实浇灭,就连他对“一个都不能少”的坚持都是好不容易才坚守了下来。他和加布里尔的关系也跌至冰点,两人已经无数次在会议上因为观念不和直接干架了,曾今的亲密无间的他們之間似乎已经划出了东非大裂谷,本来黏在一起的两人似乎永远都在避免着互相见面。但他还是在意的。无论别人怎么说,内心似乎已经被锻造为钢铁的他,总是能被加布里尔破开那层愚蠢的伪装。而加布里尔,也似乎可以看透杰克的内心,把每一针都扎在最要命的穴位上。

 

是的,他们还是背对着背,然而从前面对的是相同的敌人,如今面对的是不同的未来。

 

他一直在假设着,如果事情的发展轨迹不同于现在,一切又会变得怎么样。倘若加布里尔当上了守望先锋的指挥官,他至少一定不会像自己一样,在这事情上做出一个在他的价值观里显然大错特错的决定,然后把自己溺死在后悔的海洋里。那么,他们是不是就不会闹翻?是不是就可以像原来那样肩并肩,无畏地面对敌人?不过或许他会在联合国众多的文件堆中犯难,但自己还可以协助他啊,不是吗?

假设中的世界再缤纷美好,也改变不了现实的冷酷无情。而且天真的指挥官不会明白,矛盾终究会产生。就像他第一万次被抛回那个任务的时空,他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无论是哪种方式的营救,他总是不可能对那些人视而不见。

加布里尔清点着救下来的人数,而他永远在给没有挽救的生命计数。

 

而后,爆炸终将会发生,掩埋所有愧疚,痛恨,悲哀,分歧……

士兵:76和死神一同带着对自己过去的怀恨重生。

 

 

 

“嗯?你又做了那个噩梦吗?”

加布里尔的鼻尖轻蹭着他的。他永远都那么了解自己,即使是在他们隔阂最大的爆炸之前,他也总能一句话把杰克死死地钉在墙上挣扎。

他默许地点了点头。

环绕在背后的手臂收紧了,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

“都过了那么久了你还记得吗?其实你再如何后悔也不会放弃派出小队的对吧。你不是我,你做不到见死不救,我在我们上战场的第一天就看出来了。而且你改变不了那一切,敌人早就看透了你,那只是个陷阱,而你,定会奋不顾身地一跃而入。”

 

士兵愕然,就像倘若加布里尔真的当上了指挥,他也定会因为他对那些人的坐视不救而与他发生争执,他定会假设如果自己当上了指挥官,一切又会怎样。

 

 

就像最后必然的殊途同归,无论曾经如何的对立隔离,在最后的最后,当一切曾经的光辉退散,当一切无意义之事物消失殆尽,当尝尽对方曾经遍历的所有痛苦抉择,他们定将再次摘掉面具,再次以伤痕累累的心赤诚相对。


突然比心

首先對不起原作者 因為是表情包 就根本不知道是誰的了……改圖也沒法去說明

原圖是源氏的突然比心

然後本來是 @皇家真红 想要改的 我把真紅版的瑞破改了一改 又改了個76的……

抓去當表情包就隨便用啦……乘發圖把這兩張也發上來了……

我怕不是改圖改到石樂志……

一窩子鳥

下午畫鳥怕不是畫到石樂志 最後看到封面直接腦補瑞破糰子……然後瘋狂改圖

最後p封面 倒序是改圖過程

不會畫畫的手殘就是瞎涂著玩

【R76】【76R】無差 懺悔(六)

hhhh 最近沉迷划水 寫文好慢

謝謝 @皇家真红 小天使幫我改啦 感覺寫的都是問題……謝罪 接下來又交給你啦 不許拖哦

 @天宫先生 你的傑克呢?打你

    

之前的傳送門

莱耶斯视角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五章

莫里森视角

第四章

——————————————————————————————

預警 文筆不好 ooc 流水賬

——————————————————————————————

如同在管道中因走错岔路而消散成黑雾的自己一样,那个走错了岔路的梦在阳光穿过窗户时化作了灰烬,消散在空气中。

莱耶斯破天荒地早醒了,如常人一般在醒来后就把那个梦忘得一干二净,只是手中的异样让他把因过于用力而酸痛的手举到眼前。那是一个黑色的戒指,和之前第二个抽屉的那儿的款式如出一辙。那个被抛在脑后的梦迈着大步冲上前来把莱耶斯撞趴在了平坦的大路上,撞得头破血流。

戒指在阳光中逐渐失去了形状,化作黑雾融入了仍因痛苦的回忆而闭着眼的莱耶斯。

 

当悲哀最终在阳光中蒸腾消退。莱耶斯没有忘记之前那个惊心动魄的晚上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忘记之前的训练。那些黑雾看起来就如同自己的一部分,如果受伤时会聚在伤口附近加速恢复,莱耶斯也可以控制它们形成一些东西,不过有时会不太稳定,他还试着利用黑雾拿取东西,但由于不太熟练,时常会掉在地上。

在砸坏了第十个玻璃杯后,莱耶斯终于打算换一点结实的东西来尝试了。他尝试了枕头被子什么的,在半天的训练之后终于习惯了控制黑雾。他破天荒想尝试更重的东西,于是开始把家具作为目标。椅子,可以。桌子,可以。床,可以扛起一边。他大概摸索到了一些限制——黑雾只能移动比他的力量上限轻一些的物体,而且不能持续太久。

接下来是关于控制黑雾变成物体的训练了。变成衣物已经称得上熟能生巧了,怎么变成其他物体倒还没有尝试过。

他从变杯子开始,却发现那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不过好在也没有那么难,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他已经可以变出自己的霰弹枪了。

“嗨!休息好吗?”黑影的声音让他一惊。

莱耶斯猛地回头,“呼,还好不是本人……”他差点忘了,黑影这种脑力人才,才懒得为破事移动下身子呢,能差遣她的计算机、机器们的,她才不会亲自出马。

“哦,我亲爱的加布里尔,你可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哦。”

“恩……”莱耶斯谨慎地回应道。

“那好,我需要你在后天的黑爪任务行动中给我帮个忙……”

莱耶斯谨慎摸着下巴。

“我就知道你会犹豫,但是别忘了,这可是我们的约定哦,你可还没有脱离黑爪的怀疑范围……不过放心吧,让你帮的忙不过是出些小小的岔子,帮我打打掩护,我需要去见一个朋友,我想,你一定能顺利完成任务的是吧?”

莱耶斯犹豫地答应下了。

“那好,反正你在黑爪的执行任务名单上,明天他们会把详细的行动方案发给你,而我想,聪明的你大概是不需要我指点的了……”

黑影的骷颅头标志消失在了检测仪上。

莱耶斯的一边心中盘算着一边进行最重要的雾化训练。雾化这项能力可是益处多多,不仅可以帮助潜入很多之前不能想象的地方,还有利于战术撤退。

有了之前变物体的经验,再加几次的练习,莱耶斯已经可以做到带着衣物雾化了,这可避免了不少不必要的麻烦,他可不想在执行任务时还制造大新闻。

雾化比较容易,但雾化之后的复原就不同了,莱耶斯要保证自己按照原来的样子变回来,而不是缺胳膊少腿的。但他也发现了问题,无论怎样,雾化的时间都是有限制的,时间越长,那些黑雾就越难以控制,如果说长时间不复原,说加布里尔·莱耶斯会变成加布里尔·雾耶斯也是毫不夸张的。你要问他怎么知道的?当然是因为他已经吃到了苦头。

在一次一分半钟的练习之后,莱耶斯就发觉了那些黑雾开始脱离控制,他赶紧复原也依然没能避免强烈的副作用——身体的一些部分像是被扯开了一样,让他这个强化士兵也疼得直咧嘴。看样子已经撕扯到肌肉了,他查看着伤口。黑色的物质从破口溢出,形成黑雾聚在伤口附近,莱耶斯甚至可以看到它在缓慢恢复。呵,他大概可以理解赫拉克勒斯的境况了。

虽说恢复得不如之前受伤来得快,但好歹也还是恢复了,他可不想成为恐怖片主角,而且那样的样子要给黑爪解释清楚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过恢复带来的饥饿感让他近乎难以控制自己。他在之前的多次雾化时已经察觉到了这个问题,但长时间雾化所带来的撕裂,让恢复伤口产生的近乎让他疯狂的饥饿感完全超出了他的预计。他甚至在巡逻兵路过时抓住了一个作为自己的加餐。

他看着地上干瘪的尸体又恢复了理智——是的,死神附身的副作用还包括他需要吸食灵魂——他还没有忘记契约的条件。但是作为第一次吸食,他还是感到有些意外,他匆匆处理好尸体,看了一眼时钟。已经是晚餐时间了,正好可以再次满足一下空虚感略有缓解的胃了。

黑爪的晚餐可以说是及其的丰盛,蔬菜肉类营养搭配均衡。这本是十分和加布里尔胃口的,参军以来他都一直保持着最健康的生活作息和最营养均衡的进食——就算是战时军粮,可也是荤素搭配的,而如今,他却看着绿油油的菜叶泛起了恶心。正当莱耶斯做着吃与不吃的心理斗争时,黑影又一次主动粘了上来。

“嘿,莱耶斯,你看起来不太舒服啊。”

莱耶斯模糊地哼了一声。

“你不试试这个牛排吗?”

莱耶斯看着黑影盘子里的一分熟牛排突然产生了食欲。黑影笑了笑,“那这块给你好了,我还没有碰过。”

 

莱耶斯大概也猜测到了,他的恢复并不是毫无代价的,恢复需要生命来提供能量,生者再好不过了,死的也勉强可以吧。

 

第二天他仍旧在尝试联系练习雾化,不过有了先前的经验,他决心找出最长雾化时间。他从雾化完就恢复开始尝试,发现算是维持很短时间的雾化也会产生伤口,不过那些小伤倒是无伤大雅,从二十五秒开始,伤口会逐渐变大变深,不过也还不至于那么严重,但到了大概三十秒,伤口就会深入肌肉。肌肉的恢复比皮肤困难许多,而且恢复时会消耗很多能量,然后就会产生饥饿感。

在掌握了这些信息之后,莱耶斯也能熟练地操控自己了,正好,也可以在下一个任务时实战训练一下。

 

任务前一天,莱耶斯重新翻出了之前他的伪装装备,其中还包括了一件斗篷和一副面具。

作为一个“已死”之人,万一上了新闻可是件麻烦事了,这身装备能很好地遮盖他的身份,也意外地契合他的代号——“死神”。他已经以此身份在黑道混迹多年,现在却真正地变成了一个死神,这也未尝不是上帝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任务的目标是杀死卡缇娅·沃斯卡娅,而在和黑影的单独谋划中,她则表示要和卡缇娅本人好好“谈谈”。

 

任务小队仅有三个人,黑影,黑百合,死神,黑影负责切断警报,控制摄像头之类的,死神和黑百合负责夺取目标。三人中的两人都是秘密计划的执行者,而作为狙击手的黑百合不会深入目标范围,这倒给秘密计划的实施提供了不少的有利条件。

 

死神和黑百合在门外提示预备完毕,黑影就打开了那扇门。黑百合冲在前面上了楼梯,死神悄悄雾化到了那个巡逻守卫的背后,他甚至都没有用自己的地狱火们,光是一个背后锁颈就轻易地解决了那人。他继续跟着黑百合上了楼梯,黑影恰时打开了那扇通往平台的门,两个人一起冲了出去,黑百合用抓钩勾住了上面的起重臂,一跃到了高处,死神则向下俯冲,化为黑雾,进入了戒备更森严的内部,虽然黑影在开门时还逗弄了他一下,但计划一切顺利。死神望向高处,黑百合通过通讯器报告已就位,三人静候着目标的到来。

而正当黑百合瞄准目标的那一刻,黑影的秘密计划开始实行了。突然响起的警报引起了警卫的注意,他们赶紧护送沃斯卡娅离开了。死神化为黑雾进入了逐渐关闭的铁门,用霰弹枪解决了好几个警卫以后瞄准目标,已经启动的巨型机甲挡在了他和目标之间——一切都跟计划的分毫不差。但接下来机甲给他的一拳却是意料之外的,他直接被砸在旁边的能量储备罐上。他支撑起身子,黑雾弥漫开来意味着他伤得不轻——左肋可能被打断了,他吃痛地按着那里。

“黑影,现在轮到你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就看黑影的了。

 

 

黑爪的任务失败了,不过这一点都不要紧,毕竟他完成了黑影的请求,钱货两轻对前雇佣兵来说是最好不过的状态了。倒是黑影还是心存愧疚把晚餐的牛排让给了他,当然,也是血淋淋的一分熟。

黑爪的餐厅也很贴心地配备了电视——毕竟有时候任务失败了聊天可是太尴尬了。上面正播报着今日世界新闻。黑爪那失败了任务也荣幸登榜,对了,还有那个女人惊恐表情的特写。虽然没成功,但是看看这种新闻倒也是很让人得意。接下来一则也是有关于重要基地被入侵,但是那人的技术显然高超多了。据听闻,现场只发现了一个人的痕迹,但警卫力量倒是被撂倒了不少。那可真是厉害了,莱耶斯的心理默念。而当最后,新闻给了唯一一张特写背影的时候,莱耶斯的心头一颤……他开始怀疑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但那个身影,纵使化成了灰烬,他也能一眼认出来。而且,失窃的脉冲步枪,似乎也提醒着他什么。

 

晚餐后他的饥饿感仍旧没有减轻,但他并没有关注这个,那个疑问笼罩在他的心上,他决定回去看一趟,就算那个人不是杰克,他也得回去。杰克的尸体需要好好安葬了,即使他与莱耶斯起过再多的冲突,莱耶斯也不能否认他对世界做出的贡献,他理应在另一个世界不再受打扰了。

 

整个基地还在因杰克的尸体失踪而戒严,加布里尔只能再次选择从通风口出入。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加上对雾化更加熟练的操控,这简直易如反掌。他化作黑雾迅速通过了管道,甚至都没有碰到管道壁,一转眼就已经到了外面,他的内心庆贺着这个新技能。然而骨折恢复所带来的饿意再一次席卷了他,他甚至感受到了生命对他产生的引力。路过的两个结伴的巡逻员步入罗网,被黑雾包围分不清楚方向,在惊恐和窒息中渐渐失去生机,变成了两具苍白干瘪的尸体,加布里尔顺势将他们抛入了河中却无意照见了自己的容貌。

他的脸上毫无血色,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到处都分布着或大或小的溃烂,向外冒着黑雾。他的身上已然见不到一个人的特征。他的心中充满了无数复杂的心情,但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杰克,那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回到安全屋的的一幕可以说也在意料之中,那具尸体已经不翼而飞。加布里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高兴那非科学的可笑咒语实现了,还是该难过杰克再次不见了踪迹。

 

屋外的灯火阑珊,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黑风衣的人倚靠在墙角,望着无数繁华,追循着最单纯的充斥着火药味的金色回忆。

而在世界的另一端,另一个潜行在黑暗中的身影仍旧加紧脚步,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正义。

【R76】【76R】無差 守護死神

之前那個瑞破糰子變成人的腦洞

感覺自己寫得不好 先鞠個躬謝罪

特別腦洞 一點不符合現實世界

傑克中心

可能會有occ

流水賬 作者文筆差 詞彙貧乏

權當娛樂娛樂的小甜餅就好

跪下了

————————————————————————————


战争让太多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他被发现的时候正瑟缩在废墟边的树下,紧紧抱着一只黑色的玩具。

他说自己叫做杰克·莫里森,父亲上了战场,三年没有回来了,这次的空袭又让他失去了母亲。

他一直都很内向,不喜欢说话,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和他交流时也只是点头或者摇头。

只是他一直抓着那个玩具从不放手。按常理,为了避免孩子们的争夺,福利院会收走所有的个人物品,统一派发相同的用品,而他紧紧抓着那个玩具不肯放手。而当工作人员终于强硬地夺走了他的玩具的时候,他也没有哭泣,只是绝食两天的行为让大家都吓怕了,终于还是把玩具还给了他。也许,这对于他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吧……

其他孩子都不喜欢他,不只是因为他可以拥有自己的玩具而嫉妒,还因为他不喜欢讲话还不合群。他们会揍他,抢走他的团子放在地上一阵乱踩,而这时,他则会一反常态冲上去揍他们。不论胜负,他也总是会挂彩,不过他不会哭——当然是在白天的时候,晚上他则会把小脑袋埋在团子里默默地哭,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

所以他还是喜欢一个人坐在墙角,抱着他的团子。护工们想让他融入,便不许他把玩具带出卧室,这次他也没有哭,也没有绝食抗议,但这并不能改变他还是喜欢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墙角,抱着自己的膝盖。护工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不过这如果能避免打架的话倒也是不错的。

 

然而护工们还是想错了,孩子们自有不同于成年人的想法,他们会围着杰克嘲笑他、讥讽他,而杰克则一直低头忍耐着。是的,他们在等他爆发,然后便有了一起揍他的理由。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竟然有人站在了杰克的这边,他和杰克一起打翻了那些纸老虎,杰克流着鼻血对着他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这可是他来这儿以后第一次笑,而那人则在回了他一个微笑以后跑去别处玩了。

那天晚上,杰克悄悄地给死神团子讲了这个故事,他笑着蹭蹭团子,而团子默默地听着——它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回应的,杰克多么希望他能真的活过来陪自己玩啊。

 

虽然杰克还是喜欢一个人缩在边上,但孩子们渐渐地也都不敢欺负小杰克了。

 

直到有一天户外活动,孩子们都在草地上追逐打闹,而杰克则杵在那里——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人愿意陪他玩。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肩膀,是之前的那个人。他们一起爬上了旁边的大树,坐在枝岔上聊着天。

慢慢地,在那个人的带领下,杰克变得开心了起来,也逐渐融入了大家,除了当大家嘲笑他的团子的时候他还是会不太高兴,不过他们也不会因此打架了。小杰克每天也都会把那些有趣的事情讲给团子听,即使他也知道团子不会有回应。

 

很快,小杰克就到七岁了,他被送进了小学,还不忘带上自己的团子,不过他也不会总是随身带着它,现在的团子似乎更像是一个纪念,而不是精神寄托了。他是寄宿生,所以他会把团子留在宿舍。在难过时看上它一眼倒是很能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记忆中的那个人几乎就要被淡忘了,却又突然出现了。

那是在一次学校远足的,杰克跌了一跤扭到了脚,划破了皮,被落在了后面,他正绝望时,那个人又出现了,从包里掏出了酒精帮他消毒,又扶着他赶上了大部队。

这次他没有忘记问他的名字,他说他叫加布里尔。不过这似乎并不能改变他最后还是被遗忘了的事实。

 

时间飞逝,杰克十八岁了,十八岁就该是个成年人了,杰克也打算改变些什么了。他已经离开福利院不少时间了,他现在靠着自己的临工和奖学金继续学业。他把自己的漫画书送给了福利院更小的孩子,他开始列每日计划……他看到了床上的死神团子。

也该离开这个陪伴了他这么多年的“家人”了,他已经成年了,玩具是留给小孩子的东西……他把团子和漫画一起放在了那个箱子里。

但是当他把箱子送去了福利院,他却发现团子就这么躺在枕头边。

“真是奇了怪了,难道我记错了?”

他把团子放在了桌上,好提醒自己不要再忘了。而当他再次想起来时,他已经躺在床上了,而团子又躺在枕边。

这可真是奇怪了。杰克想,把团子塞进了垃圾袋,扔到了楼下。

但不出他的意料,团子又一次出现在了枕边。他觉得惊奇,却又束手无策,不过反正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直到有一次他从噩梦中惊醒,隐约感觉到背后温暖的怀抱。他强迫自己清醒,却什么都没发现,只有团子安静地躺在枕边——他早就不会抱着他睡觉了,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为了探求这个秘密,他开始装睡,果然不出意外,他被圈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结实的双臂环绕着他,那么地让人安心,那么温暖。他将要沉沉睡去,却突然打起了精神——这里根本不可能有除自己以外的人,而且自己确信已经锁好了门。他猛地回头,撞上了那人惊愕的表情。

“加比!”那人的身份也让他吃了一惊,然后厌恶同恶心一起涌了上来。那么多年了,杰克几乎都要忘记他了,他原本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对不起,还是让你发现了……”加布里尔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口气,“如果你已经那么讨厌我了,那我明天就消失,不会再出现了……”

“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杰克的睡意完全散去了,他环顾四周,窗户开得不大,门也没什么异样……但是……团子不见了?

他刚想开口问,加布里尔却起身了,“对不起,我知道几年前你就想把我扔掉了,是我一厢情愿缠着你罢了……”

“你?!”

“对,我就是那只你不再需要了的死神团子……”

“??!!”

过多的信息一下子涌入了杰克的大脑,团子软绵绵的身子和加布里尔温暖的笑融合在了一起。他想起了自己抱着团子度过的每一个害怕的夜晚,是他给了他最后一点慰藉,他想起了自己被欺负的那一次,是他站了出来,他想起了那一次扭伤了脚,也是他,他分享了太多他的人生,所有的喜怒哀乐。没有人会想到,当一个被当做树洞的角色,真的用心倾听了你的故事时会怎么样。

 

无数的情感涌上了他的心头。“我可以……再抱你一下吗?”

 

杰克被圈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

被慫恿著開車 但是可惜會翻啊……不開了……

【R76】 腦洞 小傑克枕邊的瑞破糰子能變成人

小傑克有一隻瑞破糰子
晚上他會變成瑞破糰子被抱在懷裡 早上偷偷變成人 和傑克玩
傑克長大了 把糰子扔到了一邊 但是明天早上總能在枕頭邊發現 然後有一次他裝睡 發現了糰子的秘密
噶會在他睡覺的時候抱著他 就像原來他抱著糰子一樣
然後他發現那個人就是他好久不見的小夥伴

emmmm先掛一下 不知道會不會寫出來

【R76】【76R】無差 懺悔(三)

第一章   第二章

——————————————————————————————

我……拖了幾天 先跪下給真紅認錯……

抱抱 @皇家真红 謝謝給我修改意見 以及期待 @天宫先生 的傑克視角(嘻嘻嘻 變相催一下)

終於寫到了那個梗……

——————————————————————————————

噶中心 人物死亡狀態(傑克)

重度雷點! 噶親吻尸體!

作者文筆小學生 可能ooc

還有各種夾雜亂七八糟的私貨小廣告在注釋

——————————————————————————————

“哦,加比****,你可真是心急啊,”黑影没有看他,只是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不过看在他和你的关系上也是难怪。”

“不过鉴于黑爪马上就要开始实验,你那可爱的小情人马上就要被解剖了……”黑影瞟了一眼加布里尔抽搐的表情,“哦哦哦,我就知道你会是这副表情。”

“考虑到要是不能保证你的小情人是完整的,你一定会撕毁条约的,”黑影继续自顾自说下去,“哦,得了吧,我知道你的作风。”

“不过我倒是不介意先帮你个忙的。朋友嘛,就要互相信任不是吗?”黑影终于看向了加布里尔,勾起了嘴角,“那么,下次见喽!”

 

加布里尔还愣在那里,黑影却突然消失不见了。这算什么,中途毁约吗?

 

 

他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度过了一个下午,夜幕降临却没有带来睡意,偷听到的信息和黑影的话在他的头脑中盘旋着。逐渐恢复的回忆如同在爆炸中碎裂的玻璃,扎在心口。

他不敢闭眼,因为闭上眼就是杰克因酒精而微红的脸依偎在自己的胸口……他不知道一切究竟是怎么样发展到了这种地步,SEP期间,他们曾推心置腹,在机械危机期间,他们就像是一个人的左右手,所有行动甚至都不需要交流,而这似乎在守望先锋成立那日变成了突然沉到海底的亚特兰蒂斯。他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一见面便是争吵。他努力回忆争吵的开端,却发现一切都在关键点上断了片。他的忏悔却被爆炸深深打断了,一条生死的鸿沟划到了他们之间。难道,自己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他想象着杰克苍白的脸,那双蓝宝石一样透彻的眼睛已经阖上,永远不再会睁开了,可是,即使是这样,自己却也不可遏制地想见他一面……即使是最后一面……但是黑影却突然消失了,带走了最后一丝希望……

真的……不能再见你一面了吗……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

 

 

意志消沉的加布里尔根本不想离开床,旁边的生理状况监测仪上却跳出了一个骷颅头。想都不用想,一定是黑影那个家伙搞出来的。

“早啊,朋友,昨天睡得怎么样?”

加布里尔想一拳砸上机器,简直是明知故问。

“关于营救杰克的计划叫什么好呢?‘Amante*’好吗?”黑影的笑声也随着电流的滋滋声传了过来。

“不开玩笑了,”黑影应该感觉到了加布里尔黑了一圈的脸,“鉴于黑爪明天就要拿他的遗体做实验了,我们今天就务必开展行动了……”

“而且失败的后果可也是只有你一个人承担的。”

 

失败意味着什么呢,加布里尔不敢想象。他根本不能想象剖开那具近乎完美的身体的残忍景象。

 

“鉴于我基本已经摸透了黑爪的防御系统,我只要半天估计就能搞定所有监控和警报,而你,就负责那些巡逻的人……我们下午开始行动,当我撤销监控和警报的时候会用这个仪器通知你……你只有一小时,时间太长了黑爪就会反应过来了。根据我的调查,一小时是那些懒散的系统监管者的最高时限了……”

加布里尔的神经紧绷起来,就像曾经执行任务时一样,只是这次,他不能失败,他承受不起失败的代价。

通话结束,他开始了周密的计划,就如他曾经那样。

推着轮椅装残废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基本摸清了黑爪基地的地形,那些巡逻员也是一样的懒散——他们根本不觉得外围监控如此森严的基地能混进什么人。更多的时间里,他们会泡在酒吧里互相调侃,只要下点药就能安稳地睡上一个下午。而那个所谓的实验室大概就是在地下室那个需要权限才能进入的白色房间吧。他根据先前了解过的生物无尘室的情况做了好详细的计划。

那么,最后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杰克的遗体了。那本荒诞的古希腊语书籍在脑海中闪过——或许,或许可以试试的,因为如果不去尝试,那就真的没有可能了。

 

虽然加布里尔承认自己干过不少“坏事”,但是小偷小摸一直都不是他的风格。这次的偷书计划他犹豫了好久才行动,他一路小心翼翼,胆战心惊,却还是在回来的路上撞见了黑影。

“你好啊朋友,偷书可不符合你的性格啊。”黑影挑起了眉毛,“而且居然还是这种书,要是是那本密码学的我倒还可以对你另眼相看……不过祝你好运啦,朋友。”

加布里尔尴尬到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不过,被嘲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么,至少书还是得手了。

 

当检测仪闪过了黑影的骷颅头,加布里尔就开始行动了。他早就在酒里掺了药,估计巡逻们也差不多快睡了,就乘电梯来到了最底层。那里倒有一个尽职的巡逻员,可惜对于强化士兵,他的挣扎不过是挠痒痒罢了。加布里尔倒也没想过杀掉他,把他弄晕就扔在了一边。

取消了权限的实验室大门是宝藏迎接入侵者的欢迎信号,除了一点,加布里尔真的很讨厌那个风淋室。

实验室的布局在意料之中,他很快就找到了杰克所在的地方。他遏制着不去看杰克的脸,他害怕那会让他分心,然后一切前功尽弃……

 

把从黑爪的爪子底下偷来的东西藏在黑爪基地简直是异想天开,不过他已经想起来自己原来的安全屋,那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把杰克抱进了安全屋,放在那张不大的床上。

他终于可以看一眼那张曾让他憎恨无比却又深爱不已的脸庞了……他把嘴唇按上了那已经冰凉的唇瓣,泪水溢出眼眶,落到了苍白的脸上……

他跪了下来,在面前摊开了那本一同带出来的书。他记得里面有一个仪式可以让死神附身,而死神,拥有引导灵魂的能力,如果他能成为死神,那他是不是就能重新寻回那个与羁绊着他的灵魂?

那个仪式相比其他的反而更为简单,没有其他祭品,只需要一具自愿奉献的躯体。

神秘而古老的咒语随着低沉的声音倾泻而出,充满韵律,像是诗篇,像是乐章,讲述着灵魂堕落的故事。

风裹挟着黑色的烟雾从地面盘旋而起,将小小的房间中的物品卷起抛向了空中,加布里尔下意识要护住杰克,然而所有物品都在空中静止了。

时间停止了。

那烟雾逐渐凝聚成形,化成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斗篷后面血红的眼睛盯着他。

“是你召唤了我,你会成为我的躯壳,我将利用你收割灵魂……你是否做好了准备?”

“我已经做出了我的选择。”他当然明白这一切的代价,但为了那一个最普通不过的目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黑色的烟雾将他紧紧包裹,几乎让他窒息,但他没有挣扎,而是平静地接受着死亡的洗礼。

 

倘来者窥见我的情感,体味我的心酸,愿他们能似我们相拥,却不似命运将我们分隔。**   

 

加布里尔尝试着使用新生死神的力量换回杰克的灵魂,而杰克却仍旧没有生命迹象。

“我从未后悔爱过你。***”他在杰克的额头印下了一个吻。

他得走了,太长时间的离开会引起黑爪的怀疑,而且,他还欠黑影一个忙。

 

 —————————————————————————————— 

注释:

*/西语:情人

**/蛮巧的,正好在看王尔德一首希腊语标题的诗(Γλυκύπικρος έρως(bittersweetlove)),里面有四行

And at springtide, when the apple-blossoms brush the burnished bosom of the dove,

Two young lovers lying in an orchard would have read the story of our love.

Would have read the legend of my passion, known the bitter secret of my heart,

Kissed as we have kissed, but never parted as we two are fated now to part.

觉得差不多噶现在的心情吧,化用了一下,说起来前面一句“我已经做出了我的选择”也是来自这首诗

***/同上,原句Yet I am not sorry that I loved you

****/这里喊加比是为了威胁噶表示她知道他俩的事……(原谅我私心只有杰克叫噶加比……)

【R76】【76R】無差 懺悔(一)

借梗來自 阿湯哥的木乃伊 這章還沒提到

第一次合作寫作 還有兩位作者是  @皇家真红 和  @天宫先生 抱抱親愛的們

我接到了第一章

——————————————————————————————

第一章噶中心 有少量提及傑克

作者文筆小學生 可能ooc

——————————————————————————————

麻醉药物的眩晕感还在脑中盘旋着。几乎全然丧失的触觉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死了,但腿部的疼痛却又生生把他拉回了现实。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不过可以确信的是不是地狱--天堂倒是他压根没有考虑过的。红色透过眼皮,他努力地迫使着眼睛睁开,却又被强光刺激地瞇起了眼。苍白的灯光打在上方。

 

“加布里尔·莱耶斯。既然你醒了,我们就开始进行第二次谈判吧……”

“……”他想要说话,却觉得有点呼吸困难,又开始咳嗽。

 

他根本不知道有什么谈判,更不知道第二次又是从何而来。不过这声音倒是熟悉无比,不过思考让他头疼不已。

消毒水的味道逐渐带回理智,破碎的记忆扎在大脑中疼痛的触感逐渐明了。

 

 

漫天的火光充斥着全部的视野,目光却仍旧在废墟中寻找着什么……

 

 

“我们在之前就商议过这件事,但是当时你的态度十分强硬。”

“而这次,我们奉劝你好好考虑。我们救你出来就是考虑到你还是个会权衡利弊的人。”

 

 

疼,火焰噬身,却仍在废墟中不停翻找。突然,另一侧本已摇摇欲坠的楼房突然坍塌。双腿被毫无防备地压住,动弹不得。长时间吸入滚烫的烟雾让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如扯开了肺一般的疼痛,呼吸困难,终于失去了意识。

 

 

“你知道自己的状况,特重III度烧伤,腿部粉碎性骨折。如果说上次谈判时你说我们的合约对你毫无吸引力,那么这次就不同了……”

 

一段时间的清醒之后,他似乎想起来了些什么。 当他仍旧在暗影守望的时候,黑爪就曾找上过门来。

 

“我们很赏识你的才华,你不应该在暗影守望被埋没的。那个比你差劲多了的人抢走了属于你的位置。而我们,会给你你所应得的待遇。”

 

然而那时的他拒绝了,黑爪给出的条件不是没有诱惑力,只是还不能致使自己放弃曾付出过的守望先锋。

 

“如果你同意加入,我们会继续你的治疗,直到你恢复执行任务的能力,如果你拒绝,我们也不会强迫。不过强化士兵的能力也并不能让你再承受多久了……”

 

他是知道的,即使拒绝,黑爪也决不可能放过他的,艾米丽·拉克瓦就是前车之鉴。面对她的是洗脑,而面对近乎残废自己的可能还得加上改造了。黑爪提前询问意向不过是不想放弃自己脑子里那些有用的数据罢了,躯体被利用是不能避免的。

不过现在看来,守望先锋的每一点都丝毫不值得自己留恋。他们抢走了指挥官的位置,抢走了所有功劳。他们在阳光下接受世人的欢呼。而暗影守望得到了什么?黑暗,还有无尽的唾弃。暗影守望于他们不过垫脚石而已。

 

 

 “我同意加入,也请你们遵守自己的承诺。守望先锋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会提供足够的信息……”他努力挤出自己的声音,却如同一张粗粝的砂纸,摩擦着喉咙,生疼。

 

 

由于烧伤面积过大,他不得不接受植入人造皮肤。经过了前前后后几次的植皮和皮瓣修复手术,他勉强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在黑爪的治疗和强化士兵体质的共同作用下,他的烧伤恢复很快,期间也有幸免于感染。不过深度烧伤带来的后遗症不可避免,他已经面目全非,这也就是他选择将自己遮掩起来的原因。

骨折的恢复更加缓慢一些,不过总是躺在床上也不利于恢复,黑爪就很贴心的给他配备了轮椅。

地下组织的内部也还是很人性化的嘛。推着轮椅在基地转了一天的莱耶斯如是感慨。整个基地都有方便轮椅成员的坡道设计和无障碍电梯,虽然莱耶斯也没见过第二个推着轮椅的人了。在中间一层有着休息室,咖啡厅,酒吧,健身房等娱乐放松区域。休息室的一角还有一个小书架,上面几乎什么乱七八糟的书都找得到,其语言的丰富性也可见黑爪组织的庞大。

作为特种兵的莱耶斯也粗略地了解过很多语言,他每天都会过来随意地翻阅着打磨无聊的康复时间。第一天他大致浏览了一本关于枪支保养的法语书籍,这挺黑爪的。第二天则是一本古希腊语的占卜术,里面甚至还有召唤各路神鬼的祭祀步骤。欧洲人真是迷信啊,莱耶斯感慨,把书扔到了一边。第三天是一本西班牙语的破译学书籍。这倒是很合莱耶斯的胃口,破译一直是他的强项。

“嘿,你好啊朋友,你看起来很喜欢密码破译吗?”是一个顶着半边紫色头发的……嗯……大概是墨西哥人?

“介意跟我去看看我的最新成果吗?”她朝莱耶斯眨了眨眼睛。

那个自称黑影的黑客把他带入了一样是紫黑配色的小工作室,递给他一个耳机。

 

“劫机的事宜安排得怎么样了?……你们要确定这次人物能成功,要是等到尸体运到实验室,再想偷出来就没那么轻松了,明白了吗?……”

 

“我黑了黑爪高层的防火墙。怎么样?”

“你很厉害……”莱耶斯口头上应和着,心里却反复揣摩着听到的话。

 

 

晚餐后的休息时间,他边喝着咖啡,边看着报纸。

 

“守望先锋指挥官——杰克莫里森的尸体已在瑞士总部找到,我们将把这位英雄的遗体运送回国……”

 

哼,你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哈哈哈,终于比不过我了吧,你现在是连和我比的资格都没有了……我们伟大的指挥官也有今天啊……

 

胃里的咖啡却翻腾着泛出苦味。看来在恢复期还是不能喝咖啡啊……

 

 

一晚上都翻来覆去,没有一丝困意。应该不是烧伤恢复的问题,那么大概是因为喝下去的过多的咖啡吧,也可能是杰克的死讯太让人兴奋了。莱耶斯想着又激动起来,这真是出了一口恶气。先不论他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指挥官位置,后期还喜欢在莱耶斯处理暗影守望的事务时横插一脚。他们一直争吵不断,动手也不罕见。莱耶斯突然回忆起了在sep的时光,那时的两人真的……不过当上指挥官后的杰克完全变了一个人,权力真的有魔法啊。那些温馨的往日回忆已经不能激起他的一丝情感了,反倒砸开了他的心门,让更多的憎恨涌入心中。

“是的,他就是罪有应得。”他咬牙切齿地在黑暗中自言自语。

 

再次与咖啡因斗争无果以后,莱耶斯最后不得不尝试了那本愚蠢的占卜书召唤睡神的咒语。也不知道是心理安慰或者什么的,他的意识竟然真的模糊了起来。他梦到了些什么,可惜还是脱不开该死的咖啡。

 

——————————————————————————————

接下來就等真紅的第二章了XXXXD